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丁爽《IT GRIL》 有IT GIRL才有歌壇的IT時代

常常在想,當下的樂壇,什麼樣的歌手才是有希望出頭的?

以我的舊思想來看,唱歌的人,當然首先是要會唱能唱的,唱的驚天地泣鬼神,叫聽的人不服你也難,那勢必是會一鳴驚人的。可現實讓我一次一次地碰破了頭。我們見過太多足以碎金裂帛的好嗓子被現實整得支離破碎,反倒不如那些選秀歌手話題歌手來得風光;但選秀和話題,又真正成就了幾個歌壇的明星?還不是來如過江之鯽,去若風捲殘雲?也不能再指望曾經打下江山的那些前輩,前輩們是用來押陣或者歸隱的,誰見過讓前輩去當先鋒的?

流行歌壇,在任何的時代,總是流行在歌的前面,而不管是流行還是歌,追求的,無非又都只是一個味,要能唱出旋律的味兒,更得能品出潮流的味兒,還得能嚼出話題的味兒,歌手才可能活得有滋有味兒。現在總有人把內地歌壇比作雞肋,講的就是它“棄之可惜,食之無味”,看起來在唱的人是人山人海,說來說去,我們苦苦尋找,又總差著那麼一點的,差得,也不是這麼一個“味兒”。

而隨著一張名叫《IT GRIL》的EP的出現,終於隱約看到一個能把這些所謂的味兒都集於一身的一個雛形。什麼叫做IT GIRL?據炮製出這種口味的歌手丁爽那邊的工作人員解釋,IT代表的是“I don’t know what”,而IT GRIL則指的是那些“最具指標性且性感、有品味和個性的時尚偶像”。

而我卻在這股IT GRIL的口味裏聞到一絲或許具有前瞻性的氣息。在我看來,這個IT可以分為兩部分:I就是I,一種鮮明而突出的自我;T則是trend and technique,潮流與技能,而I與T的結合,就是要讓人看到在一種純熟技能的支撐下,以鮮明的自我特色開闢並引領潮流的本事,有這種本事的人,自然就是IT GIRL。

自我、潮流與技能,對於IT GIRL來說,缺一不可,而丁爽,恰恰就展露出了這種樂壇IT GRIL的基本形狀。當年也曾以專業第一名的成績考入瀋陽音樂學院流行音樂演唱專業,也曾在2006年的的我型我秀比賽中,拿到第三名的好成績。在之前的諸多比賽中,丁爽屢屢脫穎而出,並一路披荊斬棘,憑的正是她在聲音上的傑出表現。與傳統音樂院校出來的女聲不同,丁爽的聲音條件更為西化,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洋嗓子,像一個紡椎體,中間部分飽滿而鼓蕩,而上升和下沉處又各有綿延之力,上能飄揚吟哦,下能沉穩潛伏,而她的音質又極有韌性,力道遒勁且有控制,可以在各種表情音的把控上做到細緻入微,轉換間遊刃有餘,唱的時候耍得開耍得活,聽起來才過癮,才有感染力,這正是當下流行的國際範兒大歌所需要的素質技巧,而華語歌壇當下能有這樣聲音條件的人,真正唱出來的並不多,張惠妹自是個中翹楚,張靚穎也正奔著這個路子,而與二張相比,丁爽的基礎條件也是不遑多讓。

作為一個在流行音樂行業工作多年的人,坦白講,這些年來,無論是公開的舞臺還是私下的場合,聽到過的這種聲音其實並不在少數,經常在KTV裏,就能聽到身邊某女唱將唱得正HIGH,但這樣的聲音往往也就是在KTV裏得到陣陣掌聲,走出包房門,就再也看不見誰是誰。究其原因,無非有二:其一,KTV裏唱的都是別人的歌,唱得再好,都是別人的,都是模仿出來的,換成唱自己的歌時,還能有這等發揮的人,就立時減去大半;其二,就算有人出了KTV依然能保持相同水準,悲劇的是,卻根本沒有這樣可以讓她發揮水準的歌曲可唱,英雄無地用武,結果就只能變成鸚鵡。說到底,是一個I的缺失,不是缺乏準確表現出自我的能力,就是缺乏恰當表現出自我的基地。

選秀也讓很多這樣的好聲音能夠借著別人成形的歌曲展示出了一種傑出的聲音形狀,其中也有一些被幸運的選中,有機會成為唱片歌手,唱到自己的歌曲,來填補I的空缺。但隨之又暴露出另外一個問題:當我們的音樂市場取向越來越向時尚界,娛樂界靠近並奔著國際化的潮流貼緊,而我們的音樂人才儲備和音樂培養模式卻與這種取向之間存在著巨大的斷層,我們不缺可以跟得上潮流的技術型的嗓子,但卻稀缺同樣也身在潮流中的自我型的人和歌。本身不夠洋氣,缺乏對時尚的深刻領會,又沒有真正符合時尚的歌曲讓洋嗓子一展身手,於是這些洋嗓子也只能陷入灰頭土臉,不倫不類的尷尬,最終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愛,聽者不待見,自己也覺得屈了才的局面。

而丁爽的《IT GIRL》總算讓我們看到了打破這種尷尬的一線曙光。雖然只是一張只有三首歌的EP,但聽得出丁爽幕後的團隊抓住了丁爽這把聲音能夠放光的精髓所在,就是在I與T之間找到最恰當的契合點:三首歌,以快、中、慢三種形態,首先全面擺出丁爽在聲音的technique上的把控力與表現力,《IT GIRL》快捷的張揚狂放氣場、《61秒》中速的性感迷離情調,《會笑的昨天》慢進的深沉跌宕意境,在曲世聰的精心編織下,讓丁爽本來的好聲音有得十足的發揮空間;而曲世聰的作曲、吳向飛的歌詞又恰如其分地搔到時下正風靡潮流的癢處,等你聽完歌再回過頭來看丁爽,會覺得這個人唱這首歌,一點都不突兀:丁爽本來就長著一張非常西化的面容,不是傳統那種山靈水秀的美女,但並不精緻的面容卻有著十分鮮明的輪廓和突出的五官,不經意間自有一番不羈的性感味道,而舞臺上曾經看到的她也從來都是一派我行我素舍我其誰的作風,丁爽的嗓子也許不是這個歌壇裏多麼罕見的東西,但她這種骨子裏的洋化與潮範兒,卻是很多同類的嗓子裏極為稀缺的底氣,這些年我們總在說歌手的國際範兒,卻從來都是只聽腔調不見範兒,太多的洋腔洋調裏都彌漫著一股揮之不去的黃土高坡的氣息,總讓人覺得歌不對人或是人不對歌,於是聽到丁爽這樣的人唱到這樣的歌,就自然能給人合情合理渾然天成的感覺,而不像有些歌手,雖然穿上了龍袍,依然只見狸貓不見太子。

有句老話說:要讓對的人去做對的事。音樂始終首先是一件專業的事情,草根明星們折騰得再熱鬧,終歸還是山間蘆葦,頭重腳輕根底淺,在專業的領域裏既站不住腳,更成不得氣候;但專業又不代表一切,專業只是底子,要想掙得面子,還是得拼個性拼氣質拼自我的特色,能讓人在眾多專業的聲音裏獨獨挑出你的那一把來反復品味,那才是一個專業歌手該有的面子;但面子又往往流於膚淺,就像一件華服,你也得有足夠撐得起它的氣質,現在民工身上都Y-3、LV、GUCCI的醒目LOGO了,又有誰真拿他們當貴族?所以,有底子,有面子,還得看你有沒有裏子,三者缺一不可。所以現在的歌壇,真正需要的,正是像丁爽這樣的IT GIRL,既有技術技能擔得起歌唱這個專業和職業,不會一開口就露了餡;又有氣質和風範壓得住眼下的潮流氣場,不會一出場就現了眼;還要有鮮明的自我標籤能夠盯得牢歌迷的慧眼獨具,不會一亮相就過了氣,這樣的歌手,才是當下這個歌壇真正有生命力、可以一直唱下去唱得紅的歌手。

而反過來,對於我們的創作者、製作者來講,也是一樣,你做的歌有沒有足夠的音樂性的底子?夠不夠時尚的潮流化的面子?而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找到一個有相應裏子的人來駕馭你的這首歌?曲世聰找到了丁爽,《IT GIRL》也為我們找到了一個完整的開端,若能帶出一批這樣的IT GRIL,IT BOY,我們的歌壇,有望真正進入一個輝煌的IT時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