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關於“神曲”《忐忑》不得不發的5個問號

娛樂圈,從來就是一個不乏熱點之“圈”,中外如此;娛樂圈,又是一個不斷造星之“圈”,老少鹹宜。

中國娛樂圈,最新一個熱點是一支又一支“神曲”的問世,最新一顆“星”是已經不年輕且“出國轉內銷”的龔琳娜。

“神曲”為何?就是沒有一句歌詞的《忐忑》及其後大江南北只能聽懂“丟丟”兩個字的《丟丟銅》。追捧其為“神曲”、放其“衛星”者何人?某些以追“奇”鬥“怪”為榮的媒體及娛記。

這個“放衛星”的速度,還是蠻快的,近乎於唱《忐忑》的“時速”:2010年年底,一段龔琳娜唱《忐忑》的視頻上傳網路,其演唱中的誇張表情旋即躥紅網上,而歌詞一句烏有,也被網友和某些娛記認定為“神曲”。《忐忑》搬上湖南衛視春晚,“神曲”一鳴驚人。而前述之北京新春音樂會,龔琳娜仍聚焦了最多的鏡頭,置身楊洪基、譚晶、戴玉強諸位歌唱名家之中,她以一曲更難的“神曲”《丟丟銅》“鶴立雞群”……

這倒讓筆者不能不想起170年前的丹麥著名作家安徒生,與其筆下著名的《皇帝的新裝》。名家名著,婦雛皆曉,就不必在此饒舌了。筆者拍案驚奇的是,近170年來,多少“皇帝”換了多少“新裝”,怎麼就少了天真的孩子當眾一呼呢?

筆者一直“天真”,在這兒願意當一回“孩兒”,發出關於《忐忑》《丟丟銅》的5個問號——

一者,沒有(或聽不懂一句)歌詞就是“神曲”?

《忐忑》最“神”之處就是沒有歌詞。《丟丟銅》改編自閩南語兒歌,“樂速”直逼《忐忑》,“難度”似有超越,通篇只有“diudiu(丟丟)……”兩個字的發音聽得懂。

另有一解,《忐忑》歌詞不過是鑼鼓經。一句“?乞來乞?乞來乞,臺臺以臺以臺臺”,用不同唱法唱幾遍。如此過門與嘆詞,切換唱幾遍,怎麼就成了“神曲”?當下,人們的審美觀念又從“審醜”蛻化到了如此審“神”?

二者,越唱越“快”就是“創新”民歌?

《忐忑》之“神”還在於“速”。“神速”之《忐忑》《丟丟銅》被認為是對民歌的“創新”。越唱越“快”就是“創新”?就能流行?其實,快唱只不過比慢唱更易吸引眼球,討巧,慢唱才更考驗一名

歌手的功力,要唱出彩、被接受也更難。憶往昔,《我的祖國》《敖包相會》《草原之夜》等民歌成為經典,不都是因為“慢”唱,聽眾也細嚼慢品,才“撞”出了極大而恒久的藝術魅力?

三者,歌唱藝術要靠表情來“豐富”?

在演唱《丟丟銅》時,龔氏依舊面部表情豐富,“特點”十分鮮明。如何看待這首“曲調依舊怪異、眼神依舊神奇、歌詞依舊詭異”的“新神曲”,筆者上網略略一掃,便見網友感歎:“龔阿姨就不能唱一首正常點兒的歌?能否用正常的方式唱一首歌?”比照龔氏在《忐忑》視頻的“表演”,讓人不能不感歎:她“百變”的表情,不啻是“控制”觀眾的“利器”麼?

四者,追“奇”鬥“怪”成了時尚?

《忐忑》既出,網友先“曬”模仿露怯事,“流行歌後”王菲也自曝學唱難。於斯“神曲”面世,粉絲追捧者眾,(藝人)競相模仿者眾,一股追“奇”鬥“怪”之風,由《忐忑》翩然而至《丟丟銅》。這不能不讓人想到,是不是歌壇又生“芙蓉姐姐”與“鳳姐”?而今,茫茫受眾一窩蜂地追捧“超人”般的演唱速度、“百變”的演唱者表情滑稽感、“雷人”的歌詞難度,“達人秀”似的嗓音變化,這是不是說明人們的審美觀念又從“審醜”墮入了“審怪”之境?

五者,《忐忑》《丟丟銅》躥紅究竟何因?

某些媒體於此又究竟何為?有些娛記將其作為一種“時尚”還是一種娛樂現象過度“消費”,要引發“神馬”效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