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拾遺時光

01.夢裏夢外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撒在我臉上的時候才六點鐘,這一束陽光把我從睡夢里拉回了現實。我發現全身是汗,頭髮也都濕了。額,該死,又在重複那個夢。
  
  我正想彌補一下虛弱的睡眠時,小藍一個電話像手榴彈一般地擲了過來。她在電話裏像一個說書者似的,講述她近來的浪漫時光,聽得我心裏特不是滋味,我幾次想把電話撂了。我和楊陽分手的事沒有和小藍說,不過這已經是一個禮拜前的事了。
  
  最近總是夢到分手的那一幕,我心裏就奇怪,其實都說無所謂了,幹嘛還老是夢到他的。小藍在電話裏叫我和我家小陽去西北看草原,這句話在這個月裏好像已經說了五次了。我現在總不能真的到鄉下劉叔家拉一只小羊去吧,劉叔是我們那村裏搞養殖的。
  
  和小藍已有一年多沒見面了,想起當初和她,還有聞北一起鬼混的日子,真的想立馬動身去西北找她。不過一想到她現在正和聞北甜甜蜜蜜的過日子,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不知怎麼的,我現在很怕見到聞北,因為這個小小的原因,我去年春節都沒回老家。
  
  如果真要把曾經的時光當作一場夢,那麼,小藍、聞北就是我一個永遠不會醒來的夢,我會永遠記著他們的笑,那些和他們相關的點點滴滴。和楊陽的相識,就是我夢外的事了,也是我想追求的現實。一開始,我就以現實生活為目標,也許就是這種心態,現在我們分道揚鑣了。
  
  自從遇上楊陽,我就開始改變自己,與他相識的七個月裏,我發現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收起了我的小脾氣,我每天都在拼命地改變著。其實在我正式成為楊陽女朋友後,第一個想法就是能在一年內結婚。現在想想,多麼真天的想法啊!
  
  02.花落花開
  
  最近很喜歡聽一首歌,《落花》。用心一聽,覺得挺符合現在的我。搞得我現在都不敢用心聽每一句歌詞了,因為我怕忍不住落淚。
  
  花開的時候最美麗,我們平時所說的花,也都是指花開時的花,有誰去在意一束已經枯萎的花呢?想想我和楊陽之間,也就像一株花,有過美麗的時刻,只恨花期太短,一開始就註定結局的愛情。
  
  我上班的路會經過一個花店,我的直覺告訴我,這花店裏一定有楊陽的朋友,不過直到楊陽離開,還是沒有證實這一猜想。
  
  我每次經過時,只要目光停在一束花上的時間最多,下班的時候,楊陽就拿著那束花,筆直地站在我們公司門口,而且還掛著那好像一點也不費力的笑。
  
  在花店門口,我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沒有什麼原因,就像是一個很自然的反應。一個穿著白色T-shirt,破洞牛仔褲的男生走了過來。微笑道,今天看上了什麼花?
  
  我心想,看上什麼花,還會有人送我嗎?我說,有沒有落花?那男生顯然沒想到我語出驚人,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臉上閃過一抹神秘的笑容,轉身進了花店。
  
  下班的時候,我收到一束花,我雖不是愛花之人,但自信見過的花也有不少,但這束花我卻叫不出名字。送花的人是我早上遇見的那個男生,他微笑著看向我,像是等待著我對這花的評價。
  
  我疑狐道,該不會這束花的名字叫落花吧?他哈哈大笑,笑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說,待這些花都枯萎了,不就成落花了嗎?原來這傢夥還有點小聰明。
  
  花開自然就會有花落,花落了之後又是花開。可是人卻不一樣,錯過了,就是錯過,再也無法回到過去。如果現在楊陽屁顛屁顛地跑來找我,說要回到我身邊,我反而會更加瞧不起他。
  
  03.夏日夏雨
  
  這幾天空調壞了,打電話去廠商卻一直沒人來修。三十七八度的日子,沒有了空調,可以想像一個漫長的夜晚要怎麼度過。電風扇裏吹出來的風是熱的,一邊吹,一邊在流汗。
  
  走進辦公室,立馬成了焦點。頂著兩個黑眼圈,嘴裏還吃著冰棒。我也是沒辦法,天氣真的太熱了,連早晨的氣溫也有二十七八度。走進辦公室,就像得到瞭解脫,又開始覺得生命其實還是挺美好的。
  
  還差三十分鐘下班的時候,我就閉上眼睛,向上蒼祈禱。觀音菩薩,如來佛祖給我下一場雨吧!如果我知道我的祈禱真的那麼靈驗的話,我一定會把祈禱的內容換成,給我下一場RMB吧。
  
  我走到公司門口的時候,天空中落起了冰點小雨。我正想歡呼,突然發現一件很嚴重的事,我忘了帶傘。也許是昨晚真的太遭,於是大腦也受了影響,連太陽傘也忘了帶。
  
  我很果斷地躲進門衛室,發揮我的特長,和門衛老頭天南地北地聊起來。可是二十分鐘過去了,雨勢沒有半分要停下來的意思,反而來得更猛烈,不會是哪里又來海嘯了吧!我突然很溫柔道,張叔叔,能不能借把傘我用用啊?門衛老頭用手摸了摸發白的頭髮,很尷尬的樣子。我沒有等他的回答,毅然走出門衛室。
  
  我怔住了,那個花店的男生正站在雨裏,撐著一把白色的雨傘,看樣子應該來了不少時間吧。他站在雨裏微笑地看著我,我此時心情有點複雜。他顯然是為我而來,雖然他今次手裏沒有花,如果要我與他同撐一把傘,顯然我們還沒有熟悉到那一步,但是,如果我撐著他的傘,而他淋著雨,我心裏有點過意不去。
  
  他走了過來,把傘遞給了還在發愣的我,自己走在雨裏,姿勢有說不出的瀟灑。我把傘還給了他,我看到他眼裏閃過憂傷的神色。我忍不住噗哧一笑,我說,陪我一起淋雨吧!不顧雨勢,我張開雙手往前方歡快地跑去。
  
  04.等愛等你
  
  一場夏雨,讓我認識了齊浩傑,那個花店男生。那天在雨中,我道出了我長久以來的疑問,我問他,你是不是楊陽的線人啊?他笑了笑,說,我是因為你而認識他的。
  
  齊浩傑應該是很早就開始注意我的吧,所以當他看到我和楊陽在一起之後,又看到楊陽買花,就指出了我每次看的時間最多的花。搞得我開始還真的以為我和楊陽心有靈犀呢。
  
  我每天經過花店的時候,都會和齊浩傑打招呼,有時還客串一下花店服務員。花店是齊浩傑的表姐開的,不過現在已經送給了齊浩傑,他整天忙得不亦樂乎。
  
  我告訴齊浩傑,我其實並不喜歡別人經常送我花,花盛開時固然美麗絕倫,但每當花枯萎的時候,常常會讓人想起憂傷的回憶。當把那已經枯萎的花扔到垃圾桶的時候,其實心裏有總難言的滋味。
  
  有一天我開玩笑著問齊浩傑,你這麼青春帥氣,怎麼不找個女朋友來幫你經營花店呢?說完突然發現我的話有些語病,我好像就在經常幫他,不自覺的臉紅了起來。不過齊浩傑像是並沒有看見,他目光掃視著店裏的花,道,我在等待我的愛情。他說完話,炙熱目光投向我,我不敢迎上他那期盼的目光,我把視線移向了別處。
  
  場面一時間變得異常沉靜,我在心裏對齊浩傑說,浩傑,你已經住進了我的夢裏。但是請原諒我沒辦法在短時間裏接受另一分感情。
  
  --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