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salsa的歷史(一)[salsa入門]

第一章 一個漢子締造的詞

  在六十年月,因為那時的人們熱衷於披頭四、扭捏舞和搖滾音樂,拉丁音樂遭遇了它成長史中的第一次低谷。那時的低潮使得人們幾乎認為拉丁音樂將沒有機緣恢復成長。然爾,生射中無數驚喜之一,是因為一個漢子的靈感而帶給了全世界。

  Izzy Sanabria是一個平面設計師,他那時在被人們稱為拉丁鎮的Fania Records工作。他同時為Fania All Stars樂隊做主持,並為有影響的「紐約拉丁」雜誌做設計。

  那時人們對Mambo和Cha cha Cha的熟悉是處處氾濫的古巴旋律的爵士樂。可是拉丁音樂和爵士樂之間的區別較小,細微之間的轉變是很難被那些未經專業音樂練習的人們分辯出來。古巴旋律的爵士樂同化了人們對拉丁音樂的熟悉,使那時的拉丁音樂市場變得四分五裂。就像某人跳上了遊行的花車,但俄然發現花車的四個輪子失蹤了。

  在這種佈景下,Izzy熟悉到所有的拉丁音樂需要被匯總到一個平臺上來,避免同化,同時應該締造一個概念,讓公共接管。他抉擇用一個術語來歸納綜合這些音樂,這個術語要簡單,同時能提綱攜領地表達音樂的精神。他選擇了「Salsa」。

  他怪異的傳佈體例和具有創意的文字介紹,對公共接管Salsa起到了至關主要的浸染。當他主持時,老是用讚歎句喊出「Salsa」。在「紐約拉丁」雜誌上強調「Salsa」門戶。他對「Salsa」的命名是沒有甚麼出格的理由,「Salsa」的寄義與翻譯過來的字面意思有些差距,就像「Sauce調味醬」和「Saucy辣醬」並不能表達芥末醬。原意更吻合的字面意思應該是「衝擊」和「碰撞」,是用來刺激樂隊活力的說話。而且Izzy並不是締造「Salsa」這個辭書人,在他之前「Beny More」曾在「Hola,Salsa」賭暌姑過,Sexteto Habanero的歌「Echale Salsita」也曾用過。良多研究Salsa的學者都注重到以前的這些資訊,但都不能切確地體味Izzy為甚麼選擇這個詞以及選擇它的目的。

  爵士樂是「Salsa」音樂的首要組成,它發閱暌冠早期美國南方人的廚房用語。意思是「冒煙」、「不美觀醬」和「我們不才廚」。樂隊隊員在表演中感應情感高漲時,會高聲喊叫這些詞。「Salsa」的降生應該與此有異曲同工的處所。然爾,本人更撐持的說法是Salsa是樂曲中的喊叫詞,是表達音樂氣概的組成。任何以樂都有它特定的韻律組成:序曲、主旋律、高漲、重奏,最後是尾聲。當音樂的旋律發生轉變時喊叫是用來提醒韻律的轉化,它往往指導的是樂曲的最高漲,代表激情激越的時辰。Slass常用的喊叫在「Candela火焰」、「Salsa調味醬」、「Sabroso甘旨」和「Azucar蜜糖」等歌曲中被「Celia Cruz」運用得很是有名。

  所以當Izzy Sanbria選擇「Salas」來表達拉丁曲風和舞姿時,在這之前它已在樂曲中喊叫過,而Salsa的本義是「活力四射,****彭湃」。

可是「Salsa」的界說一向在轉變和更新,以至於致力於這個規模研究的學生無法為其最終界說。它規領域已延長到無古巴曲風的音樂——「Cumbia」和「Merengue」舞蹈。它已釀成了國家標識表記標幟、政治崇奉和文化象徵。可是最讓人陷溺的,就是給它界說時它界說的不竭更新和轉變。

  世界變得越來越小,世界各地越來越多的人們喜愛Salsa,並將其溶入自己的文化中,對它進行昇華,使其更合適自身的需求。這種現象叫國際年夜融合。Salsa新的界說不竭地呈現,呈現後又被再昇華、領受和融合,而這些歷程天天都在發生。此刻Salsa的自我昇華成了它的精髓,同時對它界說的尋根和歸屬也發生了影響。事實上Izzy在他的小我網站上曾暗示他本人並不願看到Salsa成長成此刻的狀況。

  不管怎麼說,Izzy的最初的全力是值得必定的。因為他的進獻,拉丁音樂才得以更生和成長。在那之後,直到Fania全明星們在曼哈頓The Cheetah俱樂部表演,後來被拍成「Nuestra Cosa Latina—Our Latin Thing」片子,拉丁音樂進入了繁榮期。在1973年,在繁榮期的極點曾在此刻聞名的Yankee露天廣場有20000人不美旁觀表演。

  Salsa的歷史並不是Izzy Sanabria的小我成長史。我們對拉丁音樂的關注已遠遠跨越Izzy的進獻,而使拉丁音樂的成長加倍有活力、更令人入神。

  再一次地完美講述我對拉丁的研究,也許巨匠感應畫蛇添足。我但願對那些認為沒有完全表達他們設法的人進行填補和完美。

  記住,所有這些全閱暌冠一個辭書締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