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勳伯格與他的《華沙倖存者》1

奧地利作曲家勳伯格(1874-1951)是二十世紀音樂發展史中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作為音樂領域中表現主義風格的開拓者,他用音樂揭示了真實的現實與人生,觸摸到了人的靈魂中更加深沉、痛苦的一面;作為12音序列作曲法的首創者,他展示了不同於傳統的思維方式,提供了全新的音樂組織手段。今天,勳伯格音樂的意義仍在不斷地被人們領悟,併發揮著強大而深遠的影響。

勳伯格是從19世紀末德奧晚期浪漫派音樂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從崇拜、模仿瓦格納、勃拉姆斯以及理查?斯特勞斯起步,到逐漸離開傳統,最終建造起全新的天地,他經歷了長時間的極為艱苦的探索。他創作的第一階段(晚期浪漫派風格)中最重要的作品包括弦樂六重奏《淨化之夜》(後改編為絃樂隊曲)、大合唱《古雷之歌》、交響詩《佩利亞斯和梅麗桑德》以及第一、第二弦樂四重奏。第二階段(自由無調性風格)的創作以《三首鋼琴小品》op.11、《五首管弦樂小曲》op.16、《六首鋼琴小品》op.19和聲樂套曲《月迷彼埃羅》為突出代表。第三階段(序列主義)成果最豐,包括《鋼琴組曲》op.25、《管弦樂變奏曲》op.31、鋼琴曲op.33、第三和第四弦樂四重奏、鋼琴協奏曲、小提琴協奏曲、歌劇《摩西和亞倫》以及為朗誦、合唱以及管弦樂隊而作的《華沙倖存者》等等。這些作品展示了勳伯格在作曲技法上的開拓進程,也表現出了他在思想上的逐步深化,而其中的每一部作品又都為聽者打開了一個迷人的世界,因此它們並不因年代的更迭而消失在後來者的聲音中。

《華沙倖存者》作於1947年。由於納粹政府的排猶政策,身為猶太人的勳伯格早在1933年就離開了任教8年的柏林普魯士藝術學院,來到美國。他先後在波士頓馬爾金音樂學院、洛衫磯加州大學任教,同時繼續音樂創作。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使勳伯格心中充滿了激憤,他從早年信奉的天主教改回了古老的猶太教,以此來表明他作為一個猶太人的自尊。戰爭期間,他始終關注著猶太同胞的遭遇,在難以忍受的內心煎熬中,終於盼來了戰爭的結束。

1947年夏天,勳伯格在報紙上讀到一篇關於戰爭期間納粹迫害猶太難民的報導。其中描述了一個令人震動的場面:當納粹士兵強行集合起猶太人,欲將他們送進毒氣死刑室的時候,面對死亡的猶太人突然齊聲唱起了古老的猶太宗教歌曲《聽吧,以色列人》。這歌聲激發起了難民們作為人的自尊,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給了他們永生的信念。73歲高齡的勳伯格被這則報導激動不已,而就在這幾天裏,他又親耳聽到了一位從華沙猶太難民營裏逃出來的人講述的可怕經歷。一種難以抑制的情感促使他拿起筆來,在12天裏一氣呵成地寫完了包括全部歌詞和音樂的傑作《華沙倖存者》。第二年,即1948年11月4日,這部作品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的阿布圭基首演,獲得了巨大成功,熱烈而持久的掌聲使指揮家和演奏家們不得不將長達8分鐘的全曲又重演了一遍,以後在許多次演出中都是如此。

《華沙倖存者》的全部歌詞如下:

(敘述者)我的記憶已不完全了!我一定有很長時間失去了知覺……我只記得他們大家開始唱歌時那宏偉的一刻,好象預先安排好了似的,大家一起唱出那古老的、他們這許多年來所忽視了的祈禱|那被遺忘了的信經!

但是,我不知道我是這樣來到地底下的,在華沙的下水道裏呆了這樣長的時間……

這一天象平時一樣開始了。天還沒亮,起床號就吹響了。“出來!”不管你們還睡著,或是由於憂愁徹夜無眠地躺著,你都得出來。你的孩子、妻子、父母親都已和你隔離,你根本不知道他們已經遭到了什麼,你怎麼可能安然熟睡呢?

又一次的大聲喊叫:“出來!中士要發脾氣了!”人們走出來了;一些人步履蹣跚:年老的,患病的;另一些人則因恐懼而急急忙忙。他們害怕那個中士,他們盡可能快地走著。可沒有用!太吵雜了,太混亂了,卻不夠快!

那個中士喊著:“注意啦!立正!怎麼,是自己站好還是要我用槍托來幫忙?好啊,如果你們一定要的話!”

中士和他的兵士打著每一個人:年輕的或年老的,強壯的或衰弱的,有罪的或無辜的。聽著那呻吟聲、哀歎聲,真令人心痛欲絕。

雖然他們把我打得無法支持而倒在地上,但我還聽得見。我們這些被打倒在地上實在站不起來的人,又遭到沒頭沒腦的鞭撻。

我一定失去過知覺。我所知道的下一件事是一個士兵在說:“他們都死了!”於是中士命令把我們拖走。

我半死不活地躺在一邊。周圍死一般地寂靜--充滿了恐懼和痛苦。然後我聽到中士喊道:“報數!”

人群開始報數,緩慢地,不整齊的:一,二,三,四--“注意啦!”中士又喊了起來:“快點!重報!一分鐘之內我要知道,我把多少人送進了煤氣間!報數!”

他們重新開始,先是緩慢的:一,二,三,四,然後加快,越來越快,快到那聲響有如野馬驚跑,而完全突然的,就在這一片轟鳴之中,他們開始唱起了《聽啊,以色列人》:

“聽啊,以色列人,主是我們的神,主是唯一無二的神。你要全心全意地用你一切力量來愛你的主、你的神。我在今天所命令你的這些話,你要牢記在心。你要常常用它們來教導你的子女,無論你坐在家裏,走在路上,躺在床上,還是從床上起來的時候,你都要銘記在心。”

勳伯格採用的寫作技法是他自己創立的12音序列作曲法,在這裏有必要簡略地作些介紹。12音技法是無調性的,各不相同的12個音的地位完全平等,而不象傳統的調性音樂那樣,有作為中心的主音和從屬於主音的屬音、下屬音、導音之分,也不存在穩定或不穩定的等級關係。作曲家在開始寫作時要預先設計一個由12個不同的(其中任何一個都不得重複出現,以免造成“重心”)、沒有時值的音組成的“音列”,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個音列有點像是傳統作曲技術中的"主題",但在實際的運用和發展中,它的變化卻遠遠超出了傳統的主題發展手段。《華沙倖存者》的音列是這樣的:

譜例1(五線譜略)

#F G C bA bF bE bB #C A D F B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這是音列原形。根據這個原形可以作出48種基本變化:

1.原形可以整體移高或移低。即在不改變各音之間音程關係的前提下,改變它們的音高。如可以從G開始這個音列,後面依次是G高小二度的#G,高純四度的#C,低大三度的#A……,再如從#G開始,從A開始等等,這樣一共有12種高度的音列原形。

2.原形的倒影。即按照原形各音的音程關係以倒影方式排列。

譜例2(採用等音記譜)( 五線譜略)

這個倒影的音列也可以在12個不同的高度上出現,於是這裏又有了12種形式。

3.原形的逆行。即從音列的最後一個音開始向前排列,即12,11,10,9,8,7……1。

譜例3( 五線譜略)

逆行的音列也可以出現在12個不同的高度上。

4.逆行音列的倒影。將逆行的音列再作倒影處理。

譜例4( 五線譜略)

在12個不同的高度上運用這個逆行倒影的音列。

上述48種形式只是最基本的(在一部作品中不一定都會用到),此外還有許多種可變的因素:

1.由於在音列中是不包含節奏要素的,因此在實際運用中節奏可以相當靈活。而節奏要素是如此重要,它會給同一條旋律(或音列)以全新的感覺。

2.雖然音列中各個相臨的音在音程關係上是不能改變的,但在音域上卻可以自由的跳開去,如一開始的第一和第二個音是小二度,但第一個音可以跳到下一個八度中去,變成小九度;或者第二個音跳到下一個八度中去,形成大七度:

譜例5( 五線譜略)

這種音域上的變化也是很有效果的,常常在聽覺上使人感覺不到原來的音程關係了。

3.可以局部地使用音列中的某幾個相鄰的音。

4.可以將音列中相臨的幾個音以和聲的方式疊置起來,如《華沙倖存者》一開始就有這種用法:

譜例6( 五線譜略)

第一小號和小提琴採用音列原形,小提琴將第4、5、6音從下往上疊置起來。第二小號和倍司採用從bC開始的倒影,同時出現的小號的A音和倍司的bC、還原D是倒影音列的第4、5、6音。

5.音色的變化更是自由無羈,樂隊中各種音色或者是人聲的編配可以大大豐富
返回列表